语言学专家盛银花教授:执着于汉语方言研究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9-01-03浏览次数:23

盛银花,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汉语国际教育专业负责人,主要研究方向为现代汉语方言学、语法。从教三十余年来,获各类荣誉17项,主持国家级、省级科研项目17项,发表5部学术论著及43篇学术论文。其中《湖北安陆方言的两种正反问句》《“还有”的连接功能及其词汇化》等8篇学术论文入选CSSCI。2017年主持研究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湖北境内江淮官话毗连带方言语音研究”,最近两年连续主持国家语保项目(安陆点、广水点)。


银花,又称金银花、忍冬花,代表不变的爱。盛银花教授怀着对学术和教学不变的爱,已在这所高校里坚守了30余年。


全文共5458字,阅读大约需17分钟


   11月22日上午,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文学院三楼的院长办公室,我们面前的盛银花教授,一头漂亮的淡淡酒红色小卷发,身着黄色的大衣,脚穿一双小巧的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只是那略微水肿的双眼“暴露”了她并没有休息好的事实。


  “要是知道你们今天采访还要拍照、录视频的话,我应该提前吹个头发……你们前去,我等会就来。”盛银花教授边说边转身借着书架上的玻璃整理仪表。


   “做研究就是我自己的兴趣爱好。”盛银花教授屡次重申这句话。由兴趣开始,用成果铺路,不断累积而精进的科研能力让她终于摘得国内最高层级的社会科学研究课题。2017年,她申报的课题“湖北境内江淮官话毗连带方言语音研究”获得了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立项,这是文学院国家社科基金课题零的突破。


   “像我们语言学每年申报的项目有两三万份,但立项很少,淘汰率很高。我觉得被选上还是有运气的成分,有点不真实,就像天上掉了一个馅饼。”盛银花教授说道。2011年首次申报教育部课题的成功给了她极大的信心,从2012年开始盛银花教授每年都会申报国家社科基金课题,6年不辍,她迎来了这份“幸运”。


   学术之路,一直在考验着人的热情与毅力。1993年,她跟着硕导刘兴策老师参加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第七届学术研讨会,导师带着弟子们挨个拜访学术界的“大咖”,其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女教授——钱增怡先生。“当时的学者绝大多数是男性,就钱教授一个女性,还是那种气质特别好的女性学者。看到她就觉得她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学者,她的睿智,她的学识,她的风范,令我为之倾倒,心里暗暗地把她作为学习的楷模。”盛银花教授如一个追星迷妹,回忆起自己见到爱豆时的心情。


   如今,盛银花教授也有了自己的迷妹,兼任华中师范大学硕导的她已带过10名研究生。华中师范大学语言所2018级研究生帅凤行读她的著作《安陆方言研究》,看到书中后记写道“我觉得,心中有个太阳,脸上就会有阳光,生活就会有希望”,深受感染。后来她对盛教授说:“您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执著治学的品质深深地震撼了我,也鼓舞着我更加从容地面对生活,更加笃定地学习语言。” 


   1994年,读研期间,她写的一篇论文《称谓词语和人际关系》被核心期刊《语文建设》刊发,10多年后,这篇文章被选入2007年人教版的高中语文第三册中。“哎呀!我儿子和我说,他都不好意思和他的同学说这篇文章是他妈妈写的。”回忆起当时得知文章入选高中语文教材的场景,盛银花教授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2005年元旦,奋战博士毕业论文期间,她的笔记本电脑被盗,论文的所有资料、半成品、成品都在里面。气愤之余,她一点点地回忆论文内容,重新开始了论文写作。那年寒假,别人在热腾腾地过年走亲访友,她窝在家里写论文。到了博三下学期,她如期毕业,“博士三年能够毕业,得益于家人的大力支持,我很感谢我的家人,无论是我去读博、做学术研究,还是我当院长,他们都很支持我。”

 

   除了学术研究的瓶颈期,身兼数职的盛银花教授也会有倦怠期。对此,她保持每年都去参加汉语方言学会学术会议的习惯,“我们语言学的学术研讨会是很严谨的,每年的学术研讨会前都会通知让你提前提交一千字的论文提要,专家匿名投票通过后你才可以参加。”她以提交论文来进行自我鞭策,“每一次去参加会议我就热血沸腾,和别人交流会有很多思想火花的碰撞,总觉得可供研究的内容很多。”


   在盛银花教授主持建立的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灵动NEWS记者对她做了一次专访。采访前,记者发现她已经特意换上了一双黑色皮鞋。


教授不能“洗了睡”


记者:在一些老师眼里,您是一个女强人,对此您怎么看呢?


盛银花教授(以下简称盛):哈哈哈,那是被迫的,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当这个女强人。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坚持去完成。在家里我经常要写一些项目申报书,如果时间紧迫,我就得写到转钟。我先生睡了一觉醒来问:你怎么还在熬夜?


虽然过程很辛苦,但是完成之后会取得一些成果,得到认可。而取得这些成果就必须要强势呀,你自己的作为要有说服力。其实这个“女强人”,现在用来用去就成了不太好的词,有时候也是一件挺无奈的事。

 

记者:您提到了强势,那么这种强势具体从何而来呢?


盛:我觉得就是体现在学术、见识和表达上。比方说我们申报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时,你拿什么去说服人家呢?首先你写出来的东西要让别人看得上,其次你口头表达的时候要有底气。你和专家对话,自己也需要有专家的眼光和水平,这样才能和他们平等对话。像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的申报是需要很强的前期成果,评审专家一看你的申报书,就知道你前期是否围绕一个领域在做。

 

记者:您曾经在《<刘兴策文集>读后》文末提及“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学术精神,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您是如何理解这句话呢?


盛:如今很多人做科研是为了硕士毕业、博士毕业或者是评职称,有些人拿质量不高的论文去投稿。我觉得现在作为一个学术人,应该要沉得下心来,要甘愿坐冷板凳,扎扎实实做研究,而不是为了名和利。

 

记者:当代学者中,“60”后正在成为中坚力量,您认为这一代在科研上有什么突出的品质?


盛:(这个)因人而异。老一辈的学者勤于钻研,到一定的年纪之后,他们有了积累是会爆发的,研究成果肯定是越来越多。但如果是功利性地去做研究的话,恐怕评了教授就不做了,俗话来说就是“洗了睡”,我认为这是对教授的一种亵渎。你说的这个60后科研人,恐怕就有不同的方向,一种是原有研究方向的纵深发展;另一种则是横向拓展研究方向。


汉语的底层存在于方言中


记者:回到您的研究上来。现在方言在我们年轻人的日常交流中运用得并不频繁,您认为现在研究方言文化有什么意义?


盛:你们可能不了解,现在国家有一个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花了好几个亿来记录方言。全国有很多方言点,湖北省计划做50多个点,我去年负责安陆点,今年负责广水点。


的确,很多方言在消失,但是我们现在有手段把它作为历史资料保存下来。现代汉语是由古代汉语演变而来的,文言文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使用了,但我们为什么还要学习它呢?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古代的东西我们现在没法去还原,是因为古代的技术不发达,那么现代既然有这样的科学技术,就肯定要把它记录下来、保存下来,这个就是历史文化的一部分,那肯定有研究价值。现代汉语中一些说不清楚的内容,你研究方言了就会说清楚,这就是方言和普通话的对比研究。


(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简称“国家语保工程”,是由财政部立项、教育部和国家语委领导实施的一项语言文化类国家工程,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语言资源保护项目,内容包括汉语方言调查、少数民族语言调查、文献典藏、采录展示平台建设等。)



记者:在前面您提到朱德熙先生的观点“研究方言可以少走弯路”,对此您是如何可以理解的呢?


盛:著名的语言学家朱德熙先生一开始专注研究汉语语法,他后来研究汉语方言以后,很感慨地说:“如果我在30年前就研究汉语方言,我就会少走30年弯路。”这说明汉语语言中的语法现象,你通过方言研究很能说明问题。汉语的底层都包括在方言里面,我们方言里还保留着入声,而普通话里已经消失了,所以要研究这个汉语方言。


比方说现代汉语里面的“了”,“我吃了饭了”在普通话里这两个“了”都用同一个字表示,但是在方言里面,一个是表示完成的“了”,一个是表示语气的“了”。它是两个词,研究方言就能很轻松地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方言研究从母语做起更有优势



记者:全国各地有很多不同的方言点,仅湖北省就有60多个方言点。您为什么会将安陆作为您方言研究的主要地区呢?


盛:“方言研究你首先要从你的方言母语做起。”无论语音研究、语法研究还是词汇研究,以母语方言研究具有很大的优势。首先,你在调查方面就有很大的优势,可以调查到安陆很多人,可以搜集到原始的资料,这是你调查外面的方言所不具备的优势。其次,从语法的角度来看,有很多语感、用法,我作为一个安陆人就很清楚。比方说一个语气词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表达什么样的意思,我作为一个安陆人是肯定很清楚的,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安陆人,那很多情况下你是没有感觉的。

 

记者:您提到了语气词,可以简单举个例子吗?


盛:比方说,我们湖北人有一个比较特别的语气词——唦(安陆方言里读she),‘吃唦,吃唦’,武汉人就是“吃——唦——” 他是念sai,像孝感、黄陂、安陆等等地方就念she,因为它有平翘舌之分;像武汉等西南官话区就念sai,云南、江西、湖南、陕西南部等地也有这个词的记音。所以我把他们都收集起来作为那个类型学的研究。你以一个母语为点,在学术研究里面相当于小题大做,以一个点你也可以联系到全国的汉语方言,哪一个地方是和你同类或类似的,就可以做一个比较的研究。

 

 

记者:您说母语方言研究有很大优势,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盛:研究生期间,我和导师刘兴策、师兄刘坚合作发表了上下两篇《湖北安陆方言词汇》(发表于《方言》1994年第四期和1995年第一期)。虽然1936年出版的《湖北方言调查报告》里有安陆方言的语音记载,但它不是完全正确的,所以刘老师让我加入团队做方言语音标注。 按照社科院词汇调查表,方言词汇有29个大类,比方说天文、地理、房舍、服饰、称谓等等,下边还有若干小的词语。但这个只是大的框架,具体到那个方言点方言词越俗语化越好,他们(非安陆人)调查这个肯定不会那么详细,那我作为一个安陆人就很熟悉了。


一个学院没有重量级的科研平台可不行



记者:作为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的主任,您可以谈谈研究所成立的契机吗?申报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困难?


盛:2013年初任文学院院长,我就觉得我们文学院没有一个重量级的科研平台,这不行。而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属于湖北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科研基地,级别很高。


申报初期,很艰难,因为我们学校已经有了两个研究基地(产业文化研究中心、教师教育研究中心)。我们到省里的科技处申请时,主管的负责人直接表示“基本不可能再给你们批一个了”。当时我说:“我们学校的科研骨干力量在文学院,你看下我们有没有这个基础嘛。”


但是人家就是否定我们。后来我们就去找另外的领导引荐,找很多校外专家来论证我们的申报书。然后再次去递交,“你给我们10分钟,看看这个申报书。”他仔细看了我们的申报书之后说:“哎,你们这个还不错。”




记者:为什么以“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为名来申报呢?


盛:湖北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的申报得具有唯一性,其他学校研究过的方向我们就不能再申报。比方说江汉大学有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湖北师范大学有语言学研究中心,我们当时查了全国的语言研究中心,陕西师范大学有一个西北方言与民俗研究中心。


我们就想了一个湖北方言研究中心,但只有我一个人是研究方言的,这肯定不行。我们就把文学院的语言学的老师、文学的老师、新闻传播的老师凝聚到一起,定下了“湖北方言文化研究中心”,下设三个方向,成立了三个研究所:湖北方言比较研究所、湖北民俗文化研究所、湖北方言文化传播研究所。

 

记者:研究所的科研活动具体有什么进展呢?

盛:我们每年有20万的科研经费,每年面向全国对外发布课题申报指南,有校内和校外的老师参加,之后由学术委员会申批立项,予以经费支持。现在已经出了7期简报,主要是把老师们的研究、老师带学生做的研究成果集结出版。


我们今年已经正式出版了《湖北方言文化传播研究》第一辑,还准备出第二辑、第三辑,把老师带学生研究湖北方言民俗传播的论文集在一起,把研究中心做成一个老师和学生共同的科研平台。



人才培养少不了“金刚钻”


记者:您是国际汉语教育专业的负责人,对于如何进行学科建设、将学科推广出去,您有哪些心得呢?


盛:人才培养是学科建设中很重要的方面。它需要有过硬的师资队伍,我们请了一些外面的专家来帮助,包括楚天学者杨荣祥教授、彩虹学者汪国胜教授。


在专业发展与推广上,精心做好本科教学工程项目,牵头录制了省级精品资源共享课《汉语与中国文化》。2013年,我们做了一个湖北省教研项目“汉语国际教育LCC三段式实践教学模式与研究”。在这个基础上,去年我和文学院6名老师合作完成的“中华文化传承创新进阶式实践教学模式及其实现路径”,获得了湖北省第八届教学成果二等奖。这个评选活动四年一届,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注:《中华文化传承创新进阶式实践教学模式及其实现路径》,以2011—2016年间文学院各专业中华文化传承实践教学为例,提出了中华文化传承创新实践教学的模式,中华文化传承创新的实践路径,中华文化学习体验、实践体验、社会体验三体验式进阶的实践教学模式。


记者:邀请楚天学者、彩虹学者作为客座教授,请问您是如何邀请到他们的呢?


盛:哎呀,这个说实话开始靠的是人情关系。最开始选的一位老师,因为种种原因未能邀请成功。后来我就去问我的博导汪国盛教授,他就帮我把全国的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的学者排了一遍。他说:“你去找杨荣祥教授,他是湖北人,你后期也好与他沟通。”因为杨教授的夫人是我的大学本科同学,那我就“赖着”他了,说你必须当我们的楚天学者。


邀请他们,对我们学校这边的教师队伍也有要求,我们需要一些材料、发表一些论文、申报一些课题,这样才能匹配,省教育厅才会批准,所以说我们自己还是要有基础。

 

记者:您从教已经超过30年,去年获得了“湖北省师德先进个人”的称号,在教学方面您有哪些心得呢?


盛:上课,我把学生就看作是我的孩子一样的,不能糊弄他们。语言学课程比较抽象、枯燥,虽然每一届上课的内容都差不多,但是要把课上得让学生们接受,就必须常讲常新,备课的时候就要加入一些新的知识点。


比方说讲汉字,我会引入一些网络上的说法,就讲“最萌的汉字‘槑(mei)’它就是两个呆结合到一起”,“最有表情的汉字囧”,还有最繁复的汉字—— “biang biang 面的‘biang’”这就是一个比较新的东西了。



还有就是讲有关内容的时候,告诉学生做一个比较研究。比如说汉语和英语的比较,If you do not leave me, we will  die  together.翻译成汉语,有丰富的表达:


你如果不离开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四级)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六级水平)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八级水平)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专家水平) 

你在或不在,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活佛水平)



记者 | 高娜 汪永娣 张颖

图片 视频 | 李欣雨 刘晓梦

编辑 | 高娜 汪永娣

编审 |  夏宏 王蔚岚 

周敏 赵晓芳